《荒野生存》:你就一條命,想怎麼活就怎麼活吧

從我的大學時代到現在,這將近十年的時間裡,雖然換過幾次電腦,但有兩部電影始終留在我的硬盤裡,一部是愛爾蘭小成本影片《曾經》,還有一部就是傳記電影《荒野生存》。

這些年來,雖然我寫過好多馬馬虎虎的影評,但從來沒寫過這兩部電影。前幾天,我喜歡的公眾號“雷斯林”(原號被封,現更名為“為你寫一個故事”)提到了《荒野生存》這部電影,所以今天也想來說說,所以這篇文章與其說是影評,不如說是一點感觸。

走進荒野,死於荒野,一個真實的故事

《荒野生存》講述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92年夏天,一個叫克里斯托弗麥坎德勒斯的青年大學畢業了,名校畢業、家境優渥,在所有人看來,這個22歲的青年將大有前途。然而沒人能想到的是,他丟掉了車子,燒掉了鈔票和身份證明,遠離充滿虛偽關係的文明社會,一頭扎進荒野之中,他穿過河流,穿過沙漠,經過高山,路過大海,一路上遇到不少人,見到不少事,但他發現終究還是離不開充滿人的社會。

在1992年,他掉頭北上,深入阿拉斯加深處人跡罕至的地方,在那裡過上了真正屬於荒野的生活,也是在同一年,由於食物短缺,這個年僅24歲的青年死於阿拉斯加的懷抱之中。

當時看完這部電影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一種被極度震驚的狀態,我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能做出這樣的事。從那之後,這部電影便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裡,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甚至於跟大學時期的女友分手,也跟這部電影有着極大的關係。

人終究是社會性的動物

我的父母都是工廠里浩浩蕩蕩的大軍中的一員,他們為了生計每天奔波在廠子與家的兩點一線之間,甚至連休息日都很少,每到周末和假期,為了安全他們只能把我反鎖在家裡,為了讓我專心寫作業,他們也拔掉了電視天線,於是能留給我的娛樂項目就只有那台老舊的收音機和一書櫃的書,慢慢的就喜歡上了聽廣播和閱讀。

也許是因為生來孤獨,也許是因為長期獨處,一直到上高中,我都沒交幾個朋友,家附近的同齡人更是一個都不認識,雖然腦子裡經常能編出各種光怪陸離的故事,但到了人群之中,卻總是無話可說。

因為數理化成績根本扶不起來,所以到高中的時候我也乾脆不學了,這些科的課堂變成了我的閱讀課,在數學課上我看過王小波、看過二戰史、甚至還看過一本《馬爾維納斯群島戰爭實錄》,很顯然,看這種東西的人註定是跟大眾格格不入的。

記得當年的語文老師是一個叫郭長虹的小姐姐,是一個非常年輕非常好的語文老師,當年她定了個規矩,就是每節課拿出十分鐘的時間讓我們每個人上講台講一段話,隨便說什麼都可以。

別人講的什麼我都忘了,我只記得自己走上講台時,將的是藏族地區獨特的喪葬儀式——天葬,當我懷着緊張與激動的情緒講完時,我發現台下同學們的眼神里彷彿寫着同一句話:這人大概是個怪胎吧。只有我的老師對我提出了委婉的表揚,後來上高三的時候,她辭職了,據說是下海去南方賣樓了,從此再無音信,我很想念她。

看得多了,就喜歡自己也模仿着寫點什麼,對於一個青春期的怪人來說,搖滾是最好的發泄口,高二的時候認識了轉學來的其子,他把我帶進了搖滾的坑裡,我曾經寫了一首拙劣的歌詞,他還幫我改了改,後來他去了烏克蘭,喝酒打架做生意,什麼都不耽誤,後來烏克蘭內戰了,趕着頓涅茨克機場關閉的前一天跑了回來,我們的友誼一直維持到現在,在有些夜晚,我們會湊到一起,喝酒吹牛彈吉他,像當年高中模樣。

這張破紙我會保留一輩子

2004年的夏天,我送走了自己的高中生涯,這個世界也送走了一代歌神帕瓦羅蒂,對於我這個半吊子音樂生來說,帕瓦羅蒂的離世就像是這個世界失去了一部分,震驚之餘我跑到網吧,在當時唯一使用的社交平台——QQ空間上寫下了一些悼念與不舍的話語,這立即引來了同學和親戚們的不解與嘲笑,他們不理解我這如喪考妣般的行為,像個十足的傻子。

好在我這人臉皮厚,在經過一個暑假的羞愧與憤恨后,我又開始了在自己的寫作,就算沒有觀眾,我第一個被感動,於是就在那時候很流行的校內網上寫散文、寫評論、寫同人小說,現在看看文筆差的一塌糊塗,但也這麼寫了過來,不管別人怎麼看,我的內心最起碼得到了滿足。

別tm偽裝了,大不了一死

《荒野生存》之所以能給我造成如此大的震撼,就是因為克里斯托弗厭倦了人與人之間的虛情假意,於是他便義無反顧的離開人類社會,在荒野中尋找自我。既然你跟身邊的人不一樣,你又何必去偽裝的跟他們一樣呢,做自己就好,至於別人的言論,那都是他們的想法,與你無關。而我無法做到那樣洒脫,只能艷羨。

這部電影存在着很大的爭議,在文藝青年的陣地豆瓣上,給這部電影打滿星的人有很多,給這部電影打一星的人也很多。在那些打一星的人看來,克里斯托弗的行為是完全的逃避和不負責任,是假英雄真懦夫,是傻逼是作死。

這又讓我想到了這幾天看到的兩篇文章,一篇是《古巴導彈危機解密文件》,看了前者你會發現,人類能在當年避開全面核戰爭真是一個奇迹,因為按照常理來說,那場核戰爭是百分之百應該爆發的,但神奇的是,在那段全人類都倒數讀秒的日子裡,不但美蘇兩國的領導人控制住了自己,另外三次理論上來說無法避免的事件中的小人物們也控制住了自己,世界從本應該毀滅的邏輯上發生了偏離,一直和平到現在。

而一篇是《美國摩根大通實習生的一天》,在這篇文章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摩根大通實習生從早晨六點開始的忙碌的一天,每天坐在狹小的空間里先發出1000封郵件,然後跟全世界的同行一起開會,然後繼續回到狹小的空間里盯着四個電腦屏幕里不停滾動的數字,一盯盯一天,而這種忙碌給她帶來的是各種舒適的福利待遇和一年約為54萬人民幣的試用工資,勵志的一塌糊塗。

這兩篇文章看起來毫不搭界,但在我看來,卻有着某種聯繫。我們總是在不停的被灌輸和灌輸別人,要現實,不要幻想,要成熟,不要幼稚,要努力工作、負起責任,不要為了自己的快活不結婚、不考公務員等等的,但你沒有看到這世界的存在本來就是沒有邏輯的,整個人類說不存在就不存在了,你犧牲自己的快樂去換來這些虛無的東西又有什麼意義?

人生的每個選擇都值得尊重

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大家放棄工作和家庭,盡情的放飛自我,就像《荒野生存》也不是在宣揚和教唆人們投身荒野一樣,這只是一種展示,讓你們能夠看到生活並不只有早起晚歸兩點一線老婆孩子這麼一條路,人生還有多種多樣的選擇。

如果你喜歡忙碌於工作與家庭間這種充實感,喜歡用加班和勞累換來的購買力和成就感,喜歡做人們眼中的人生贏家,那麼OK,繼續在你認為的成功道路上努力走下去。

但如果你真心不願意做這些,每天卻還要把腦子扔在家裡,把軀殼裝進西裝里,在格子間轉、在會議室轉、在酒杯里轉,為了換取別人些許的羨慕感和他們觀念里“成熟穩重懂事”這些好口碑,等你生活富足了,你歲數也大了,身體也垮了,然後在某個難眠的夜晚突然想起了自己年少時的理想不該是這樣,早幹嘛去了?

所以,想掙錢就死命的去掙錢,想勾心鬥角就毫不留情的去陰謀算計,想獨處就自己找個沒人的地方獃著,不想說話就不說話,不想跟他們玩就不玩。在這個世界上,你對任何人都負不了責,你只屬於你自己,想怎麼活就怎麼活吧。

最後引用《荒野生存》電影里的一句話作為結束吧:

You are wrong if you think that the joy of life comes principally from human relationships

如果你認為快樂的生活主要來自人與人的關係那你就錯了。

God placed it all around us. It's in everything.

神把快樂置於身邊的每一件事中。

People just need to change the way they look at those things.

人們要做的,只是改變他們對事物的看法。

資料來源 :http://www.g-cores.com/rss

Facebook Comments